到費城去

到費城(Philadelphia)去參加FOCS 會議。是次旅程匆忙,在費城逗留不足七十二小時,談不上"遊"費城。

旅程匆忙,先有GRE General Test,廿五號早上九點考到十一點多,之後立即趕往機場,坐兩點打後的飛機,預計(1)當晚到,翌日去conference/(2)翌日早上到,下機立即去會場;後有Discrete Math tutorial,回到香港乃三十號早上七點多,中午十二點半上tutorial。因為這兩個constraint,買機票不那麼容易:很多agent 都說 No solution,其他的solution包括HK-LA-Dallas-PHL(Philadelphia)、HK-New York-PHL、HK-Paris-PHL,後者票價連附加費超過二萬,不在考慮之列。最後得到一個HK-San Francisco(SFO)-PHL,CX + UA的solution,約萬五元(星航同樣的旅程要兩萬元,超貴)。預計當天晚上約十一點抵步。

廿五號早上考完GRE 後,立即搭的士往機場。的士大哥(叔叔)知道我們趕飛機,開得很快,跟車還很貼(汗)。三十多分鐘到機場,下車時十二點還未到,盛惠二百八。從未坐過一程如此貴的。Check-in時才知道飛機延遲了個多小時,三點半才起飛(早知道就不用搭的士啦…)。因為經大學買機票的緣故,有張CX lounge 的voucher。從未坐過business/1st class的我,第一次到這些lounge去,感覺好像有點格格不入(起碼我沒有見到其他人背著大背囊進去…)。事前不知到lounge裡有些甚麼,所以在Burger King吃飽才入去(可惜…)。裡面的雲吞麵跟雪糕應該能飽肚,但我們只要了水(還不是Perrier呢)。

往三藩市的一程是747,機上娛樂系統是新的,螢幕比以前闊,控制器還可以拿出來當遊戲手掣。電視節目、電影、音樂可以隨意選擇,單是粵語金曲就有五十多張唱片,從八十年代到兩年前的都有。不知為何,在機上不太能睡得著,埋下了jet lag的伏筆…

因為飛機遲了起飛的關係,所以一路上擔心趕不到下一程飛機。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,下機時本來是一點,卻以為飛機已經飛了(其實兩點多才飛),到國泰櫃位排隊…好在有阿剛點醒我。從Internation Terminal 跑到 Terminal 3,辦好登機手續還有時間買東西吃(內陸機不設飛機餐,就算六小時機程也不例外)。Tortilla wrap跟Ciabatta都是冷冰冰的,不怎麼吸引。跟我們同坐一排的是一位老人,阿剛問他"What is your seat?"時,他好像不明白,我唯有拿出登機證,原來他的位是窗口位,但他既然坐在走廊位,我們亦無所謂。沒有飛機餐,幸好飲品還是免費。見老人要的是可樂,心想可樂果然是美國人最喜愛的飲品。這一程內陸機是A320,沒有個人娛樂,唯有聽歌同玩新接龍(這部notebook是新買的,到手還未有兩個星期,甚麼遊戲都沒有)。降落時,從空中服務員口中得知原來老人只懂西班牙文,難怪他只會跟我說
“Thank you"。想起來,起飛前的安全示範影片中的字幕也很可能是西班牙文。

落機後搭火車到市中心,車廂佈置不算太殘,車費七元,尚可接受。車票是長紙條一張,在上面打孔,很古老,記憶中好像未試過。下車後跟著地圖找酒店,本應是幾個街口的路程,不知怎的總是找不到。前後左右,大街小巷都走過,花了半小時,最後問路,才發現原來已經經過兩次(!)。酒店大門甚為樸素,只有一個藍色雨篷,加上是晚上,所以特別不起眼。這酒店是大會推薦的一眾酒店中較便宜的,所以早餐欠奉。幸好還有上網服務。經過一番折騰,已是十二點幾。因為時差關係,夜半竟醒了兩次。

翌日一早六點幾已經醒了。因早餐欠奉,到街上找東西吃。眼見街上冷清,很多店鋪沒有開門,才醒起今天是禮拜日。早上七點幾,選擇大概只有7仔、Dunkin’ Doughnuts同街邊賣Philly Cheesesteak(費城著名美食)的車仔檔。在Dunkin’ Doughnuts要了兩個bagel,但不知怎的沒有餡料,結果用咖啡送了如豬仔飽一般的plain bagel (它密度比豬仔飽高,這兩個bagel就如三四個飽的份量)。

去到會場,發現有早餐供應,一樣是bagel,仲有牛油,心想早知就慳番四蚊。睡眠不足,靠咖啡亦難以保持全程清醒。午餐在宴會廳吃,前菜是沙律,主要是很大的菜葉,加上沙律醬,味道不錯。主菜的雞…怎麼好像比飛機餐的還要"梅"?晚餐跟民安及他們的柏克萊同學一起吃印度餐,但因為太睏,所以沒什麼胃口。

回到酒店,洗澡就寢,阿剛說我不到五分鐘便鼾聲大作。誰不知半小時後竟響起警鐘,說有些問題,叫我們準備,但不要離開。擾攘了二三十分鐘,消防也來了,最後他們說是升降機有問題,真的…orz。

第二天早餐在會場吃bagel,午餐是自助餐。碟子重不在話下,遲了一點排隊,食物盤竟然"十室九空"–我只拿到一點菜、少量通粉,還有阿剛分給我的半塊魚。還未吃飽便吃甜品,甜品瞬間被拿清光,老細亦冇份。等了良久,終於有一些補充,總算吃得飽。

晚上,冒著雨從十二街走到第二街去吃阿富汗菜。主菜是羊肉加一些蒸飯(long-grained brown rice)。味道不錯,只是價錢稍貴,埋單連貼士每人二十蚊(這也許能解釋為何這裡有這麼多小型餐館)。

第三天會議完後,跟民安到外面去吃午餐,然後用餘下的時間去稍作遊覽。雨下得比昨天大,還刮大風,在街上走了很久都未能找到最正宗吃Philly Cheesesteak的餐廳,最後在一家餐廳吃flatbread。因為天雨關係,加上時間緊迫,最後只去了Liberty Bell Center。自問對美國歷史沒甚麼認識,參觀後只知道Liberty Bell是自由的標誌,而鐘上的裂痕就是它的生招牌。

在附近看了沒多久,就要趕四點半的火車。機場客運大樓有六個之多,車站亦分四個,但車上售票員能一字不漏說出航空公司的名字,恍如唱歌一樣,認真厲害。到了機場,check-in時發現飛機delay了四個半鐘頭,唯有去排隊,看看可有其他選擇。排了一個鐘頭,得知只能等,不可能趕到回香港的機,也就不能及時返中大上tutorial。可是好像還未夠"黑仔",過海關時還要搜身,整個袋也給反轉(唉…)。等機時寫tutorial notes,同埋食Philly Cheesesteak。可惜芝士沒有完全溶化,不然應該會更好食。

上機小睡片刻,繼續寫tutorial notes。空姐見我"挑燈夜讀",便私人醒左兩個tortilla wrap給我們,真好。下機前,廣播叫我們去找agent,可是我們搞錯了,miss左(可能會有酒店住?徙左)。

這裡機場跟費城一樣,上網要俾錢,盛惠十蚊。為左send tutorial notes,冇計。個個見我上網都問我係咪返左黎,唯有好灰咁話佢知我滯留三藩市…

好在係費城走之前買左幾個doughnuts,如果唔係漫漫長夜都幾難過。

好不容易才等到九點幾,國泰櫃位開,點知班機一樣delay,遲左四個鐘,要下晝五點先飛。國泰有餐券補償,職員仲叫我地去UA索償。拿著兩張餐券,但係又冇幾多選擇:壽司賣相平平,burger跟薯條這幾天吃過不少,中餐–不用思鄉吧。最後選了日式拉麵同pizza作為早餐同午餐。

因為在機場逗留的晚上睡得不好,上機吃飛機餐時竟邊吃邊睡–我不知道那一餐分了多少次吃。在機上大半時間昏迷,十五小時很快就過。下機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。還以為在機上睡個夠,回家後會睡不著,誰不知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兩時半,miss 左reading group,老細還問我在哪裡…

這幾天還在適應時差…

(太耐冇寫野,所以雜亂無章,見諒)

4 回應 to “到費城去”

  1. kklo Says:

    點解唔搵人頂 tutorial,或者改期都得… 單計來回都無左一日半 la @_@

  2. Tom Chan Says:

    本來早上七點落機,十二點上tuto,時間啱啱好…可惜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3. Power Says:

    即使能夠趕得及也可以不用這樣辛苦的去趕ma~

  4. Tom Chan Says:

    本來諗住唔想麻煩到人,因為代上tuto都要做preparation。搞到咁匆忙,真係唔好意思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